阿拉善印记:居延汉简

  11月21日至12月2日,被誉为边塞文化重要见证的居延汉简在中国美术馆隆重展出。“美在阿拉善——岩画与居延汉简艺术展”共展出岩画实物29件、雕塑6件、拓片39件、汉简106枚。

  对于文物和书法爱好者来说,被誉为中国档案界“四大发现”之一的“居延汉简”无疑令人眼前一亮。

  1930年,瑞典学者弗克·贝格曼(Folke Bergman)首先在居延长城烽燧遗址发掘出汉代木简。(考察为中瑞联合考察,协议规定发掘文物归中国所有。)

  因在内蒙古自治区额济纳旗的居延地区被发现而得名“居延汉简”。(发现的简牍多为木简,竹简极少,乃因西北少竹之故。)

  居延汉简中最早的纪年简为武帝太初三年(公元前102年),最晚者为东汉建武六年(公元30年)。

  居延城是中国汉唐以来西北军事重镇。其最为大众所熟知的诗句恐怕就是:单车欲问边,属国过居延。——唐·王维《使至塞上》,而诗中“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”更是描写边塞风光的千古名句。

  抗战爆发后,居延汉简被护送至香港,并拍摄成照片,准备交由商务印书馆影印,但制版过程中香港沦陷,书版全部毁于战火之中。

  所幸的是,香港沦陷前夕,傅斯年与时任驻美大使的胡适联系,将居延汉简运往美国,暂存国会图书馆,避免了被毁灭的厄运。

  20世纪70年代,考古界又在居延地区发掘出2万余枚汉简,相当于30年代的两倍,更为可贵的是其中有完整和比较完整的簿册70多个。

  为方便区分,人们习惯将30年代出土的汉简称为旧简,70年代出土的称为新简。

  内蒙古考古所在1999年、2000年、2002年又对居延汉简进行了发掘,获得500余枚,其中王莽时期的册书颇为重要,现以“额济纳汉简”命名之。

  居延汉简是继敦煌汉简之后发现的最重要的汉代边塞屯戍文书,其翔实程度甚至记录了士兵的衣食住行、军事制度、医疗保障,体现了汉朝先进的军事制度。

  简牍详细记载了汉军将领、士兵以及随军家属的口粮供给,以及军队里巡回医生的医疗保障,与“爷娘妻子走相送,尘埃不见咸阳桥”的戍边场景不同。

  汉军的饮食主要包括:谷物、肉类、蔬菜,水果的记载很少见。(边郡戍卒也会忙里偷闲喝点小酒。)

  士兵们为了排遣乡愁与孤独,也会进行秋射等文体活动,如果还想立功免罚,还要具备基本的读写算术技能,来记牢军令和烽火使用守则。

  简中既有问候家人、表达袍泽之情的温情话语,也有抒发壮志的豪迈之言,但更多的则是“甚苦官事”的怨怼,应了边关的艰苦。

  正史里,鲜有默默无闻平民的立锥之地,但散落在流沙深处片片木简上的,是一个个鲜活的普通人的历史。

  (内蒙古日报社融媒体编辑李慧宁,综合自阿拉善日报、中国考古、冷炮历史的博客等。)

  扫描左侧二维码下载内蒙古客户端,关注更多内蒙古更全、更新的新闻资讯。扫描右侧二维码或搜索内蒙古日报(或直接输入neimengguribao)关注内蒙古日报官方微信。

  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

  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  Copyright 2005-2009 内蒙古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  内蒙古互联网新闻中心版权所有,未经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或镜像。  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

 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:0507213  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  新闻热线

内容版权声明:除非注明,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。

转载注明出处:http://zalkhatib.com/alashanmeng/103.html